向月葵1112

沉迷忘羡...

魔道忘羨同人文《抹額的含意》

阿椒:

这是个背景在原作蓝忘机二次醉酒,从小辈们的视角来八卦忘羡(?)的欢乐文。


最近这几周大家被动画虐的很难过,希望能暖暖心。


------------------------------------------------







蓝忘机拉着魏无羡,走到小辈的桌前。




蓝思追大惊道:「含光君,你的抹额……」


仿佛是嫌注意到这个的人不够多,含光君提着抹额把绑着「莫玄羽」的手拉起来,大方展现给所有人看。


含光君的抹额在「莫玄羽」的手上,难看地绑了几个死结。


蓝景仪嘴里的一只鸡翅掉了下来。鸡翅掉进碗里,酱汁四溅。


双手被死死缚住的那人竟还有心情笑道:


「那个,含光君正给你们展示蓝家抹额的特殊用法。当你们遇上很奇怪的走尸,觉得需要带回去好好检查的时候,就可以把抹额解下来,这样绑着带回去。」




蓝景仪嚷道:「这怎么行?我们家的抹额是……」


蓝思追把鸡翅塞回他口里,道:「原来如此。竟然还有如此妙用!」


无视一路旁人的诡异眼神,蓝忘机拖着魏无羡径自上楼。




一个人愣愣地道:


「含光君这是怎么了?」


「八成姓莫的又胡说八道得罪他了,所以绑起来带回去?但又不是没绳索,没必要用抹额吧。」


「可我看含光君和那位……感情很好啊。」


「难不成还真的是在练习绑走尸?」




蓝景仪终于拿出口中的鸡翅,顾不及擦拭身上的酱汁,急忙嚷道:


「才不是这样!我们家的抹额可不是普通的绳子,那可是有特殊含意!含光君必有他的深意……」


金凌不耐烦地打断他:


「得了吧,不过就是条抹额还能有什么意思?」


话还没说完,蓝景仪的脸颊就蓦地红起来。


金凌顿觉奇怪,发觉蓝思追的表情也是讷讷的,有些古怪。


一放眼望过去,全部的蓝家子弟都低下了头,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其他家的少年见这状况自然少不得鼓噪:


「说啊?你们家的抹额是怎么回事?」


见迟迟没人回应,金凌少年心性,也伸手欲拉离自己最近的景仪的抹额一探究竟。


景仪立刻往旁一跳,双手急忙护住自己的头颈:


「不许乱碰!咱们家的抹额是……新婚之夜才可以取下的!」




众少年听闻,呆滞片刻,随即发出一阵爆笑:


「什么新婚之夜!撒好大的谎!含光君这不是已经取下来了吗?」


「还绑在莫前辈的手上呢,难道莫前辈是含光君的心头娇妻不成?」


「所以这是……含光君已经和莫前辈是那种关系了?」


「少造口业,含光君怎么可能看上那个疯断袖!必是误会一场。」




为怕引起楼上两位大人的注意,蓝思追诚恳地向众人解释:


「景仪只是口快,姑苏蓝氏的抹额并不只是这个意思。」


「立家先祖蓝安有言,抹额意喻『规束自我』、『端正己身』。」


「只有在命定之人、倾心之人面前,可以不必有任何规束。因此,姑苏蓝氏的抹额,非命定之人既不可取也不可碰触。」


有人低声嘟囔道:


「听起来还不是差不多,就是那个意思了。」


「不管怎么说,含光君把抹额系在莫前辈手上了。大家都是亲眼瞧见的。」


「这代表含光君真的很喜欢莫前辈吧。」




景仪气愤道:


「定是那个姓莫的勾引含光君。」


金凌马上揶揄道:


「那又是谁在义庄问姓莫的怎不喊:『我担心你,我要留下』、『你走』、『不,我不走』之类的呀?」


景仪的脸一阵红一阵白:


「那只是玄门之人的义气而已,含光君不可能是断袖!说起来这莫玄羽还是你们金家出来的人呢!」




金凌正欲回嘴,这时候楼上忽然传出了声响。


原本交头接耳、交换八卦到一半的世家子弟们全部噤声,僵立原地。


几个胆子较大的子弟小心翼翼地朝楼梯探头,见二楼雅间的房门并未开启,反倒是踱步声响不断,听声音倒像是两人在绕圈子。


小辈们不明所以,面面相觑。




过一阵子听得没动静,他们又安下心,几个胆子较大的继续讨论:


「可说实在的,含光君对莫前辈的确很好,在义城的时候,含光君恼咱们斗嘴就一次性地下了禁言,偏生就是没禁他。」


「是呢是呢,莫前辈还持着含光君的钱袋。」


「他之前不是跟薛洋关在屋子里吗,含光君被三百走尸包抄了也要去帮他。」


「莫前辈倒像知道含光君一定会来找他似地,放心的很。」


「嘿,我觉得自从碰到莫玄羽之后,含光君说的话也变多了。」


「蛤?没毛病吧?你们含光君那样的话还叫多?」


「你不知道,以前含光君一天说不到一个字的,向外从来都是思追代为发言。」


话题在不知不觉中已经从抹额转变到蓝忘机对魏无羡的态度了。




「总之我还是认为是那个姓莫的缠着他的。含光君只是看他可怜没处去罢了。」


「那抹额的事又怎么说?」


「定是那姓莫的不知廉耻,吵着他系的吧!」


「难到这是什么大人间的奇怪的游戏?」


话说到这份上,血气方刚的少年弟子禁不住开始浮想翩翩。


虽说讨论人家长辈那个……有点不好意思,但想像高洁的含光君能和姓莫的发生什么事,竟有种异样的刺激。




不知道谁又开始说:


「其实莫前辈刚到云深不知处的第一天,就偷看过含光君洗澡!含光君也没生气,真是个修养好的。」


「听说含光君还让莫前辈跟他住同一间静室?」


「嘿,那含光君和莫前辈,谁在上面谁在下面?」


「哎你们,怎么已经扯到这种话题。」


「猜一猜不犯禁吧,可别告诉我你刚没在心底偷偷想。」


「含光君肯定是不会主动的,我猜是莫前辈在上面。」


「可含光君不愿,谁又能勉强他?」


「含光君那么厉害,肯定是含光君在上面!」




众人不由自主开始想像那端方雅正的含光君搂着莫玄羽会是什么样子。


不行不行不行,有几个人开始自打巴掌。


这根本是打从心底都无法说服自己的画面!


不过再回头想想蓝忘机拖着魏无羡的样子,众少年觉得好像有什么关窍被打破了。




蓝思追咳了一声,似乎想转移这危险话题。


「其实,这不是含光君第一次拿下抹额,或许这对含光君而言并没有太多别的意思。」


听到这显然更加有趣的往事,所有人的眼光转到思追这儿,带着期望逼他说下去。思追踌躇了一阵,斟酌用词,开口道:


「我听家里几个长辈约略提起过,含光君还年轻的时候,参加射艺比赛就曾经被人意外扯下抹额。」


「是谁是谁?哪家姑娘、仙子吗?」


「是夷陵老祖魏无羡。他们过去是同窗。」


众家子弟像是听到了不得的秘闻,个个双眼放光。没想到冷若冰霜的含光君跟那魔头竟然还有这么一段过往,太令人兴奋了!


「含光君当时非常非常生气,但除了退赛外,也没做出太失礼的举动。」


众人开始大笑:


「肯定的吧!抹额对你们蓝家这么重要,那魏无羡知不知道?」


「这个魏无羡,还有什么作不出来的!」




哄闹中,众少年里只有一个人没笑出来。


金凌的眉头竖起老高。


同时,一个模模糊糊的念头飘过。


魏无羡。




魏无羡曾经扯过对含光君显然很重要的抹额。


他们还曾一起联手打败屠戮玄武。


而含光君对待这个姓莫的态度并不一般。


莫玄羽不知道从哪学来的鬼道,还很厉害。




虽然并不知道怎么回事,金凌直觉认为这个「莫玄羽」跟他过去的印象并不相符。


过去的莫玄羽虽然生的好看,但总有股畏缩之气,除了镇日黏着他小叔叔之外,对他总是带着三分讨好、七分警戒的态度,跟现在这个看似说话轻挑、对自己这个正统金家血脉没半点敬畏的样子差异甚远。




虽不想承认,但「莫玄羽」在大梵山之后已经救了自己好几次,对待自己的态度亦明显不同于其他小辈。


舅舅的紫电验证过,莫玄羽不是魏无羡的夺舍重生。


可金凌觉得,这个人肯定很熟识自己。




「喂!金凌,你在想什么?」


金凌陷入沉思,脸色不太好。


「没事。」




只要加倍恨魏无羡,似乎就能压过眼前这个「莫玄羽」可能是魏无羡的念头。


他不想也不愿相信这个人会是他最讨厌的魏无羡。


魏无羡是那个十恶不赦、害死他双亲的魔头,不可能待他这么亲近。


于是,金凌哼了一声:


「又是魏无羡那厮。能不能换个话题?」




想起了稍早金凌还因魏无羡之事跟蓝思追有过口角,蓝思追见状打圆场道:


「蓝家规训有言:不可背后语人是非。诸位虽然有些不是蓝家子弟,可含光君和莫前辈多次救了我们是事实。在他们背后说三道四实在有违情理。


不管莫前辈和含光君是什么关系,都不是晚辈该臆测的。今晚的事咱们就当作没看到、也别主动提起,免得他们日后尴尬。 」


不知道哪个子弟小声道:


「含光君就算了,姓莫的像是会尴尬吗……」




好在楼上雅间再没声音传来了,然而这对众少年而言,都是刺激、难忘的一夜。








第二天清晨,如众所预料的,「莫玄羽」和含光君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似地并肩走下楼。


当「莫玄羽」揽着金凌的肩叮嘱他的时候,那股挥之不去的异样感又浮上金凌的心底。


金凌装作脾气暴躁的样子,故意在一连串句子后突然突袭问道:


「我不想说这个了。你是不是魏无羡?」


「莫玄羽」从容回道:


「你看我像吗?」




像。金凌心想。


不愿意承认这一点的他,吹声短哨召唤仙子。


「好好说话,放什么狗!」


看着拔腿就逃的「莫玄羽」,金凌莫名觉得有点寂寥。


金凌决定有机会一定要问问舅舅,魏无羡是否怕狗。




(完)




这次相比之下很短的后记:


毫无营养的八卦文!


还大多是对话体!


我连收尾都不会所以只好狂加惊叹号! ! ! ! !




本来是想练习着写写金凌、写写他对魏无羡复杂的情感,


但怎么说,还是八卦比较有趣对吧(喂


而且我还是没有练到没那么疯的魏无羡(哭泣




说起来,众家子弟对那方面的事,比号称风流公子的魏无羡还懂呢(窃笑


就连蓝二哥哥也是,八成曾去找小黄书来看,看完再去规训石壁前跪两倍时间。


 


谢谢某B,因为她的刺激而得以诞生此文。





Yanxi:

老祖羡~绘画工具:普通白卡纸、铅笔、橡皮、樱花勾线笔、水彩颜料、水彩毛笔